这也意味着该公司分给蒋伟楷、蒋伟权、蒋伟洪和林苏四人共计0.42亿元的股利分红无需计算个人所得税。同时,过高的家族成员持股占比也令其在公司IPO后拥有充足的减持套现空间。

中国航空工业史上著名的1988年“三机定型”,与其背后“达明”、“骊山”系统的高效发挥是分不开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