敬畏小事是公民的底线,尊重监督是企业的社会责任。对于制假者的嚣张,最好的回应就是执法大门的铁腕和重拳,只要执法大门足够硬气,制假者自然就没了底气。从这意义上说,把威胁记者的制假者绳之以法,这不仅关乎媒体舆论监督权利的保障,也是树立执法权威,扎紧监管篱笆的第一步。

“老一辈电影艺术家都是要‘下生活’,我在小说里面写的是南极的极昼,但是结尾是极夜。”吴有音对此非常执拗,极夜究竟是什么感受?或许小说中尚可用文学性自圆其说,可是电影过不了这一关。银幕上的画面和声音,不会说谎。